狂热时代——满城尽是小高炉

2009-09-14 作者:超级系统管理员 信息来源:浙江档案局 浏览次数: 字体:[ ]

1958年,新中国迈进第九个年头,第一个五年计划刚刚完成不久。全国上下对改变我国经济文化落后状况的愿望十分强烈。中共八大二次会议后,“大跃进”运动全面展开。就像一个着急赶路的人,没来得及细想路径与方向,为了“赶英超美”,把炼钢这一专业技术工作变成了全民运动。

  林小玉,一个普通的杭州市民。1958年,还是初中生的她,看着隔壁院子里垒起了一座座小高炉,街坊邻居拿着家里的锅碗瓢盆,送进小高炉,“炼”出块块像铁饼似的东西。炼钢,成为林小玉对1958年最深刻的记忆。

  ●亲历者说

  一切向1070万吨让路

大办钢铁风潮盛行一时,土炉群遍地开花

“十五年赶上英国,三十年超过美国。”这句口号,是林小玉对1958年最清晰的记忆之,当时她正在杭六中读初中。记得同样清楚的还有一个数字:1070万吨。这是1958年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的钢铁年产量指标——是1957535万吨钢铁年产量的两倍。

  尽管当时浙江钢铁厂已经建成投产并在继续扩建,但其生产能力,还不足以完成中央分配浙江省的钢10万吨、铁30万吨的任务。从此,全省人民都动员起来,投入到大炼钢铁的洪流中。杭州的学校、机关、企事业单位、街道等等,都建起了小高炉,并为此抽调了专门的力量。各行各业都支援“钢帅升帐”,“一切向1070万吨让路”。“大炼钢铁”成为群众生活的主题。

  全省第一个小高炉在闲林

  625日,杭州闲林埠(现闲林镇)铁矿的职工们建成了一座容积为8立方米的小型炼铁炉,并于下午520分流出了铁水。这一事件被视作一个“重大的创举”,并与浙江钢铁厂和绍兴钢铁厂的兴建相提并论。人们的理想是,如果成百上千小高炉在浙江遍地开花,浙江的钢铁任务就一定能完成。

  闲林埠铁矿在决定建小高炉时,专门组织了干部和工人到苏州等地去学习,并从苏州农具厂带回了小高炉的图纸,然后依照这张图纸,用了45天时间,把小高炉建了起来。

  闲林的这个小高炉,还是有相当高的技术含量。按照设计,这个小高炉将日产生铁10吨以上。两天后,浙江钢铁厂职工赶制成的全省第一个采用砖结构的8立方米的小高炉也流出了铁水。

  这些成就,通过当时媒体的报道传遍了全省,大大鼓舞了人心。随后,全省各地出现了“先土后洋、土洋结合、大搞土法炼铁”的千奇百怪的小高炉。

拆掉城隍庙大炼钢铁

文本框:  
省委关于大力开展木炭生产的指示
  秋季开学以后,林小玉发现学校也在分部堆起了一个小高炉,还专门派了个老师负责。那时候学生们通常是边学习边劳动,那一年劳动内容就增加了炼铁这一项。但因为炼铁是个体力活儿,基本上被高年级男生老师包办,作为女生的林小玉最多只能做做外围工作。

  不过回到在百岁坊巷12号的家,林小玉就离“大炼钢铁”非常近了。隔壁的13号有个几百平方米的大院子,有树,有水井,场地条件很理想,居委会的小高炉就垒在院子里。“大概一米多高,有好几个。用的也不是耐火砖,就是普通的砖头,再用一些石头,一堆就起来了。所以温度不能太高。”百岁坊巷的这几个小高炉上窄下宽,上面架一口坩埚,底下烧煤,看起来更像一只大灶台。为了达到炼铁所需的温度,需要用风箱鼓风。而且炼铁的小高炉一旦点燃,就不能中途熄火,只要有铁可炼的日子,居委会的干部就轮番上阵,小高炉边日夜不断人。等到铁熔化成铁水,然后冷却,成为铁饼似的一块,炼铁就算完成了。

  因为原料稀缺,居民们捐出了家里的废旧铁锅、铁铲、柴刀、菜刀、锁头……没有旧的,有人就拿出了还在使用中的炒菜锅。甚至有人拆了铁墙门或者自家院子的铁栏杆上交。为了寻找炼铁的原料,还有人趁着休息日到山上去义务劳动,寻找挖掘废旧铁制品。

  为了钢铁,许许多多人放下熟悉的工作跑到炉前,以惊人的速度学会了冶炼技术。农民在炼铁,学校在炼铁,街道里弄也在炼铁。杭州城里小高炉遍布,现在杭州电视台附近的水星阁,当年就是杭州的小高炉炼铁基地。

  就在那一年,地方干部发动群众拆掉了吴山上的城隍庙等庙宇,把拆下来的木材运到望江门外炼钢厂,用来大炼钢铁。从那以后,城隍庙所在地一直只余地基高台,直至1998年,才重建城隍阁。淳安县秋源乡农民为了解决风箱出风问题,把全乡的公鸡都杀掉,把鸡毛用到风箱上。

  钢铁日产量大放“卫星”

  大炼钢铁成为头等大事后,每天都有人统计钢铁产量,捷报不断传来。1958929日,浙江省放出了第一颗生铁“卫星”:生铁产量从前一天的795吨,一跃而达2840吨。

文本框:  
嘉善县炼铁炉放卫星
  林小玉说,现在看起来,隔壁的小高炉炼铁,只是将废旧铁制品回炉熔化成铁块。

  也不是没有人怀疑这样的做法。有人提出:没有专家,没有现代化设备,不可能炼钢;有人认为,钢铁应该重点建设,不能搞“小(小高炉)、土(土法炼铁、炼钢)、群(群众运动)”;淳安县近十万人就大办钢铁工业问题开展大辩论时,有农民问:办钢铁工业与农民有啥关系?钢铁又不能当饭吃……然而像这样的声音总是太过弱小,而且马上就遭到了强有力的批驳。

  林小玉记得,轰轰烈烈的大炼钢铁运动大约持续了半年左右,随后小高炉就渐渐熄火,然后陆续拆除了。史料记载,1958年秋冬之间,中共中央和毛泽东通过调查研究开始觉察到运动中出了不少问题。从11月起,中央开始着手纠正错误。经过八九个月的初步努力,形势开始向好的方面转变。

●档案解密

  19588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北戴河举行扩大会议,正式决定1958年钢产量要在1957年的基础上翻一番,达到1070万吨。

  中央分配给浙江省的任务是钢10万吨、铁30万吨。但在1958年的头8个月,全省只生产了钢1160吨,铁36708吨,仅完成任务的1.16%12.2%,时间却只剩下4个月。在这样的情况下,省委仍然决定“要超额完成国家计划”,全省钢铁年产量要达到生铁40万吨,钢12万吨,同时要“力争提前半个月到20天完成”。为此,当年10月,省委再次发出通知,要求发动一次钢铁“大跃进”的全面突击运动,一个月内生产10万吨铁、3万吨钢。

  实际上,到年底,全省仅完成生铁21万多吨,钢2.4万吨,其中还有许多是矿渣。

  “大跃进”原本出于良好的愿望,但由于决策本身的失误和执行中的偏差,不仅没有达到预期目的,反而遭受到重大的挫折。

本版图片、文件除注明外现均珍藏于省档案馆。

摘自《今日早报》

记者 张远帆

2009914

 

分享到:
0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