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档案文化 > 历史追踪


1939年,周恩来在浙江

2015-03-16 信息来源:浙江档案局 浏览次数: 字体:[ ]

烽火故乡情

 

作者 李筝

档案索引

周恩来1898年3月5日出生在江苏淮安,而浙江绍兴是他的祖籍。他时常对人说:“我有两个故乡,一个是绍兴,一个是淮安。”

作为家乡人,周恩来对浙江满怀深情。他生前曾30次回到浙江,在浙江度过了114天。其中,抗日期间的两次浙江行,周恩来置个人安危于度外,促成并巩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我党历史上留下了重大建树。一次是1937年,为促进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周恩来深入虎穴,与蒋介石在西子湖畔、莫干山麓唇枪舌剑,斗智斗勇,促成了国共第二次合作。一次是1939年,为巩固发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周恩来烽火千里回浙江,指导浙闽赣党的工作,会晤政要,共商团结抗战大计。

浙江省档案馆馆藏有一份珍贵的《中共中委周恩来来浙经过》报告,用近6000字的篇幅,详细记录了周恩来于1939年3月17日至4月6日由皖南来浙江,在浙江金华、天目山、绍兴、丽水等地停留、视察与活动的过程。这份报告由当时的国民党浙江省党部调查统计室撰写、编印,收录在《浙江省党派调查月报》民国二十八年三月号中。周恩来每天去了哪些地方,见过哪些人,有哪些人在场,从几点几分开始,到几点几分结束,内容有些什么,这份报告对他此次浙江行的观察和记录之细致,令人吃惊。它为我们了解研究这段历史、还原当时的场景,起到不小的帮助,但由于时代和政治原因,报告里的一些措辞表述,我们需要用历史、辩证的眼光去看待。

浙江沦陷

周恩来烽火千里回故乡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现任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副部长周恩来,于三月十七日由皖南来浙,四月六日离境,计半月有余。其使命有三:①调和新四军叶(挺)项(英)冲突;②调查永嘉中国浙江临时省委机关破坏及省委周饮冰等被捕案;③视察浙共工作等。”

——摘自《中共中委周恩来来浙经过》

1938年10月,武汉失守,中国的抗战形势进入一个以战略相持为特点的新阶段。此时,日本对华实行所谓的“以战养战”政策。国民党政府制定了一套反动的“溶共”、“防共”、“限共”政策。国民党副总裁、亲日派首领汪精卫发表《艳电》,公开投降日本。全国抗战形势开始逆转。

在这一民族存亡的重要关头,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周恩来代表党中央,以国民政府军委员会政治部副部长的公开身份,从重庆来到东南抗日前哨。周恩来代表党中央,先到皖南新四军军部,传达党的六届六中全会精神、中央关于向敌后发展的指示,确定新四军向南巩固、向东作战、向北发展的战略方针。

1939年2月16日,周恩来带着警卫员刘九洲,偕同新四军军长叶挺,由重庆飞抵桂林。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桂林办事处又派少校科长邱南章为周恩来的随行副官。18日,正是农历除夕,周恩来同叶挺、浙江省政府主席黄绍竑等从桂林出发,同乘列车经长沙东行。黄绍竑直接去了浙江。周恩来和叶挺则一路辗转,于23日到达新四军军部的驻地安徽泾县云岭。陈毅、粟裕等得知周恩来要到军部来,也从苏南敌后回到云岭。周恩来在工作告一段落后,于3月15日离开军部,经安徽三门、太平、屯溪,进入浙江视察抗战。

由于1937年底日军侵占了杭州,国民党浙江省党政军重要机关纷纷迁到金华和永康方岩,中共领导的抗日团体以及大批抗日救亡青年和文化界进步人士也都会集在这里。金华成为当时浙江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和交通中心。1939年3月中上旬,在金华的国民党人和共产党人从不同渠道得知了同一个消息:周恩来要来浙江视察。双方几乎同时得到了各自上级的指令:驻金华的浙江省国民抗敌自卫团总司令部收到国民党第三战区的命令,对周恩来接待要热情,但要严密监视他的活动;在金华的中共地下组织接到浙江省委的指示,要用各种办法保证周恩来的安全。

3月17日,国民党方面主动组织了欢迎队伍,并将周恩来安排在中国旅行社金华分社的宾馆下榻——这是金华当时最好的旅社,而且就在金华城外火车站附近。浙江国民党少数上层官员在旅社迎候,其他代表在金华火车站迎候。“有东南战线社共党骆耕漠、邵荃麟、徐进、葛琴、毛冷,全国青年汇军人服务部沈复、浙江潮左倾分子严北溟、青年团结社共党胥哲夫、邝莘芜、杜青野、文化资料室共党杜麦青、查民愈,县政工队左倾分子徐旭、第四区专员公署共党王耘庄、妇女战线社共党丁浩及其他机关人员,至大桥畔迎候。”浙江省档案馆馆藏档案如是记载。

中共方面同样兵分两路,一路守候在金华火车站西边公路上的一座小桥两边,当时它是通往金华的必经之路,一路在旅社迎候。

中共方面估计,周恩来上午从皖南太平岩寺乘车出发,极有可能是坐小轿车或吉普车,所以到金华的时间大约是下午两三点钟。可是,直到夕阳西下,大家望眼欲穿,依然没有接到周恩来。这时,浙江省国民抗敌自卫团总司令部接到国民党兰溪县电告:“周今日不能来金。”欢迎的队伍只好散去。

悄然抵金

活动遭国民党暗中监视

“六时三十分,周则乘新四军大卡车(07、203二辆)抵金。先住大东旅社十七、十八、十九三间房。同来的有周恩来的副官邱南章、警卫员刘九洲、速记员吴波,新四军曾秘书、科长张金铎夫妇等。” ——摘自《中共中委周恩来来浙经过》

就在人群散去不久,周恩来悄然抵达金华。

大卡车停在大东旅社门口,周恩来首先从车上下来。他身着黄呢军服,肩披大衣,浓黑的眉毛下双眼炯炯有神,气宇轩昂。

踏上故乡的土地,周恩来显得十分激动。“时间过得真快呀,上次到浙江至今已经整整两年了。”周恩来一边感慨,一边朝旅社走去。

1937年也是乍暖还寒时,周恩来受蒋介石邀请,在潘汉年等人陪同下,到杭州与蒋介石进行国共合作谈判。

“总部闻讯,即派马副官偕严北溟至大东旅社招待。周、邱即于八时三十分偕马、严至中国旅行社。周与严谈话时,第十集团参谋长徐旨乾、及新四军曾、张皆在座。至十时二十分,曾、张、严相继退出,徐等谈至十二时十五分始返。”

从周恩来到达金华开始,国民党浙江省党部调查统计室便对他在浙江的活动进行了严密跟踪和监视。他们把周恩来请到了中国旅行社金华分社住宿,那里的大部分服务员,尤其是负责周恩来一行居住的四个房间的,全部被换成国民党自己人。周恩来与谁见了面,有谁在场,从几点几分开始,到几点几分结束,统统被监视和汇报,写入《中共中委周恩来来浙经过》的报告里。

比如,对周恩来到达金华第二天从早到晚的活动是这样记录的:

“十八日,上午八时,有龙泉民众教育馆东乡分馆主任共产党蒋克伦进见,继有徐旨乾、张金铎夫妇、刘良模、严北溟、曾秘书等入内会谈,后因发生假警报而散。惟徐与严尚在。斯时周与马副官至总部会见杨处长、张参谋长,晤会约三十分钟即返社。至近午,严退出。下午,严复来。由马告罗店,雇轿作北山之游。刘良模、邵荃麟、瞿毅、徐进、邝莘芜、毛冷等已先抵罗店,在双龙洞细语密谈三十余分钟,五时五十分返。是晚张、徐两参谋长代表黄主席(即浙江省政府主席黄绍竑)与刘总司令宴周,邀陪者有严等十七人。席散后,九时十分,周与副官邱南章至大东旅馆十九号会晤张金铎,室中有无其他人等未详,因斯时室外设哨巡视。至午夜一时三十分周始返社。”

共议国难

天目山会黄绍竑谈国共合作

周恩来来到金华后,得知浙江省政府主席黄绍竑正在浙西於潜,“19日上午七时二十分,周恩来与新安旅行团张杰、朝鲜义勇队战地通讯员韩志成,张金铎、曾秘书略谈片刻后,相继告别。随后,周恩来去了国民党总部辞行。”十点一刻,周恩来便动身前往天目山。

出于安全考虑,一行人一路辗转,几次经由车马都无法通过的小道前进,周恩来拒绝轿子,和大家一起步行。21日到达於潜,周恩来见到了黄绍竑。

“二十二日,周与黄同赴天目山,亦无任何特殊情形。”

——摘自《中共中委周恩来来浙经过》

22日,周黄二人同赴天目山,在潘庄进行商谈。

黄绍竑是周恩来的旧识,在山西抗战时又共过事,在国民党桂系三巨头中政治态度比较开明,1937年12月第二次来浙主政,也采取了一系列有利于抗战的措施。

周恩来向黄绍竑解释中共的政策,宣传“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共议国难当头,大敌当前,国共两党需要精诚合作,团结抗战。他的一番话,让黄绍竑打消了一些疑虑。

在谈到国共双方的关系时,黄绍竑提出三个要求,周恩来一一给予答复,同意我方参加地方政治工作的共产党员不在对方政府机关内发展党的组织,也不在其后方地区发展我党的武装组织,在抗战过程中遇到问题时,指定浙江省委统战部副部长吴毓代表中共方面与黄直接商量解决。至于黄绍竑另外提出的,要周恩来将共产党员在浙江省参加地方工作的名单开给他的要求,遭周恩来坚决否定。

天目山的夜晚非常安静,加上早春时节外面很冷,警卫员们都待在屋子里。周恩来白天与黄绍竑谈,晚上就抽空与警卫员们谈形势、谈国际,勉励他们好好工作,“现在虽然苦一点,但将来一定会好起来的”。

话励学子

出席浙西临中开学典礼

天目山是当时浙西的抗日中心,有刚建立不久的浙西行署、浙西行署干部训练班和浙西临时中学等单位。浙西临时中学的学生大多是杭嘉湖沦陷区的失学青年,辗转来到这里求学。

24日早晨,周恩来在黄绍竑的陪同下参加了设在禅源寺白子堂的浙西临中开学典礼,并作了演讲。现场有全校师生、行署干部训练班学员、政工队员总共1500多人,挤满了整个礼堂,连门外走廊上也坐满了观众。

“这是一所不平凡的学校,这个开学典礼充满着战斗意义。”周恩来鼓励这些从沦陷区出来的青年说,浙江在抗战20多个月中,无论在军事、政治、经济、教育、文化各方面都有长足的进步。在抗日最前线的天目山能集中千余青年受教育,这在全国都是难能可贵的。他从军事、政治、经济、文化几个方面肯定了浙江的抗战工作,并分析了当前形势,着重宣传了“持久战”的战略思想,还以浙江人民英勇为国的事迹,如越王勾践卧薪尝胆、戚继光抗倭等,激励大家继续奋勇抗战。

周恩来的这次演讲,点燃了浙江前线抗日的烽火,巩固和扩大了抗日统一战线,使西天目山一度成为浙江抗日救亡的中心。天目山也因为伟人之行留下了永远的历史印痕。如今,在原“百子堂”遗址上建起一座“周恩来演讲旧址纪念亭”,内立纪念碑。

“礼毕,由方校长引导巡视一周,周即别黄。过於时,周对人谈,拟由桐江赴萧山转绍兴祭墓。晚宿分水。”

探访绍兴

从容宣传抗日统一战线

3月25日,周恩来离开天目山,沿途经於潜、桐庐、富阳、萧山一路关心各地情况,28日凌晨3点半,由临浦乘汽轮抵达绍兴。

周恩来在绍兴,一是探亲,二是向当地中共地下党了解情况。

绍兴当时是国民党第三区,国民党绍兴当局三天前就接到浙江省党部调查统计室密电,后又接到黄绍竑电报,要他们做好对周恩来的接待工作,同时注意暗中监视。

绍兴方面安排周恩来到县商会中厅楼休息进餐,周恩来表示“不敢接受地方招待者三次”,但听说绍兴旅馆内容复杂后,才接受了安排。

商会墙高院深,出入容易控制,四周都有国民党的岗哨,里面的勤杂人员也已被换成国民党亲信。

当天上午,周恩来一直在房间里闭门写日记、看地图,直到九点二十分,“贺专员来与周谈话。十一时,周被贺专员、沈县长请至商会门首摄影后,即决定先游龙山,后至警备司令部午餐”。

下午两点半,周恩来返回商会时,发生一起意外事件:

“有敌机一架,自杭经萧来绍上空盘旋。警报发出,周即令邱、刘带皮包皮箱,避入屋后防空室,解除警报,方回房内休息。”

好在有惊无险。

当天晚上,国民党绍兴政府专员贺扬灵专程在越王殿举办欢迎周恩来的座谈会。绍兴当局借口防空,实行灯火管制,整座古城黑暗一片,只有坐落在龙山山麓的越王殿内灯火通明。这里就是当时国民党绍兴政府的专员公署。

绍兴虽说是周恩来的故乡,但故乡人对周恩来的了解并不多,大多数人只是听闻西安事变中,周恩来智勇双全,以雄辩的口才和宽广的胸襟,促成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

“七时,偕邱至专署越王殿,与贺专员相谈半小时,乃入座开始座谈。参加是会者有事前布置之各界代表五十余人,县政工队队员十余名,三区直属青年营、妇女营各三十人,共百五十余人。”

面对事先安排好的多个“自由人”的发问责难,周恩来泰然自若,从容而机智地作答,并适时抛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这个重要话题,震撼四座。

周恩来连讲4个小时,“态度非常兴奋激昂”,一直到凌晨2点半才散会。

情系故乡

祭祖归宗会亲友

“二十九日,晨六时许,周之亲眷王子余行长(中国银行行长)来访,周恭迎入室,接着又有一年近六十周之长者前来,经王子余介绍,始知此系周之长辈,周即对之行三鞠躬礼,并推坐首席。”

详细了解了家族近况后,周恩来把邱南章叫进来,商量扫墓祭祖的事。随后,周恩来在几位亲戚的陪同下,坐船去祭扫祖坟,每到一处都会访问农家,了解民情,而后去瞻仰了大禹陵。

“登岸至木桥弄四号王子余家中晚餐。共餐者有王子余、王贶甫、邱南章、郑冠堂及周族兄弟四人。”

席间端上来一碗绍兴菜霉千张,周恩来忍不住说了句:“噢这么臭!”

王子余要他尝尝看,周恩来于是夹了一块放进嘴里嚼了几口,顿时笑了:“嗯,闻闻臭,放到嘴里倒很香。”说完又夹了一块。

据说自此以后,周恩来特别钟情于绍兴家乡菜,每次到浙江总要吃几道,像霉千张、梅干菜烧肉。

晚饭后,几人一同书写对联,相互赠送以作纪念。待到深夜两点半,周恩来才返回商会。

广泛宣传

枫桥金华话抗战

“3月30日下午,周恩来接到两份电报,一为重庆来电嘱返,一为项英来电请速往。”

——摘自《中共中委周恩来来浙经过》

当晚,周恩来参加完国民党浙江省党部委员顾佑民为他设的酒宴,与王子余等聊到十点便早早就寝了。

3月31日早晨,周恩来离开了绍兴。途经枫桥时,他在大庙发表抗日演说,晚上七时到达诸暨。诸暨县长夏高扬宴请周恩来,这顿饭戒备严密,饭后周恩来写了五六封信,交给夏高扬收藏,内容不明。深夜一点,周恩来坐车离开诸暨。

“四月一日,上午七时三十分抵金华,由抗卫队总部周处长以汽车接至旅行社。其时同至旅馆者有邱南章、刘久长,住第四号房间。九时许,周处长返罗店。十一时半,有着便衣者往谒,与周同午餐。该便衣人乘一八二号小包车(该车系交通队物)会交通银行。(经查明该行并无其人。)”

这天白天,周恩来陆陆续续见了好几拨人。傍晚5点半,他乘车到罗店,赴黄绍竑之宴。黄绍竑当天正好从於潜返回位于金华罗店的住处。

4月2日上午,周恩来由黄绍竑陪同,在原金华中学礼堂,对国民党浙江省军管区干部教导总队的军官作了题为《建军的重要性与社会军事化的实施》的报告,之后离开金华去省政府建设厅所在地丽水。然后,周恩来在厅长伍廷飏及其秘书张锡昌的陪同下,经大港头,同赴云和孝顺浙江铁工总厂视察。

“晚饭后,(周)分召该厂职员个别谈话,言词尚无不妥。旋即就寝。三日,上午九时,该厂举行纪念,黄、周二人演说,每人均历一时许。周言词大致谓:‘抗战期间,浙省尚有如此铁工厂,实堪告慰’等语。”

3日上午,周恩来晚返回金华,黄绍竑则乘车前往方岩以便第二天早晨主持国民公约公务员宣誓大会。

“四日,上午六时三十分,新四军范特务及査民愈、曹山、曾秘书、黄道(新四军南昌办事处主任)在江南旅社一号房间内秘密会谈,并于门口放一步哨。九时许散会。九时三十五分,曹山与范特务至中国旅行社……是日上午十时五十分,曾秘书携带皮包谒周,约十五分钟即返江南旅社。十时五十六分,自卫队教导总队队副谢家驹亦晋谒周,约一小时,由邱南章送出门外。十一时,周派少校副官廖至江南旅社迎黄道、曹山等至社,谈约四十分钟,黄仍返江南。(查黄系新四军高级参谋,早于二月二十五日至金华,同来一行十三人,带有木壳九支,汽车两辆,初住永安旅社,三十一日与新四军曾秘书同迁至江南旅社)……

“五日,上午六时五十分,黄道至旅行社谒周,五分钟即出。继有廖副官,手持纸包一个(此包系四日下午周、廖离铁岭头时,由廖带回者),乘新四军铁篷大车至铁岭头进内,旋原车返。九时二十分,有一年约二十左右,着学生装,外罩黑大衣,戴近视眼镜之女子(系共党葛琴)至旅行社谒周。张郁文、孙希文、邵荃麟、骆耕漠等亦来谒。至十一时十分出返柴场巷十五号东南战线社内。十二时,周与邱南章同至江南旅社二十分钟,以警报关系,即偕黄道等乘新四军大卡车向金兰路而去,至二时返旅行社。”

4月5日下午两点半,应金华县教育文化事业委员会及战时读书会的邀请,周恩来在金华县抗日自卫委员会驻地向读书会、“民先”、政工队等团体和各界代表500多人,作了题为“第二期抗战中应有之努力”的演讲。

当天,周恩来又在江南旅社召集浙江省委负责人刘英、汪光焕、龙跃、吴毓等开会。会上,周恩来分析了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全国和浙江的新形势,指示浙江党的组织今后要加强巩固工作。对组织发展工作提出“质重于量,巩固重于发展”的方针。

在谈到统一战线工作时,他说,浙江地位重要,在浙的国民党内的党、政、军之间的矛盾较多,黄绍竑较进步,要积极争取他,做好统一战线工作。他还强调,共产党员不论在国民党政府机关或群众团体工作,都要埋头苦干,不暴露,不突出;对友党友军和其他党外人士合作共事要不浮、不躁、不卑、不亢,以自己廉洁奉公的模范作用,争取更多的人同自己团结在一起工作。浙江省委把他的讲话整理成文件,在省党代表大会和全省各特委组织部长联席会议上进行了学习和贯彻。周恩来对党领导下的抗日文化工作十分关心。他在金华中国旅行社分别接见了《东南战线》《浙江潮》《青年团结》三杂志的编辑,就出版刊物和宣传工作等问题进行了亲切交谈,他指出,要讲究斗争策略,隐蔽一点,并强调无论办报办刊物,都要十分重视加强和读者的联系。

尾声

在浙二十天 功劳一箩筐

“三时半演讲完毕,即至自卫队总司令部,约一小时返旅行社,二十分钟后,带卫兵一名,乘九十三号汽车出中正门过渡,向永康而去。查周下条要车时,说明‘赴武义接贵小姐’,对外则称赴方岩辞行,实则至武义下车后,步行至武义大桥即返。(既无目的地,又无人来接约,更无贵小姐接来,显系故作烟幕)仍乘原车至永康,在各旅社寻人未获。至粮食委员会鲁觉后(周之亲戚,绍兴人)处夜膳。于十时许,由永康起行返金华,至岭下朱附近(距金华四十里)汽车抛锚,周即带同卫兵步行返金,即至旅行社,时为鱼晨四时半。查五日晚,黄道等亦乘车夜出,六日晨始返金华。”

4月6日,周恩来向浙江省国民抗敌自卫团总司令部辞行后,与黄道、邱南章、刘九洲等一行20多人,乘新四军卡车,由金兰公路离开金华赴赣。

周恩来此次在浙江逗留了20天,四处奔走,日夜工作,主要功绩可归纳为三个方面:

一、传达贯彻党的六届六中全会精神,对闽浙赣党的工作做了重要指示。

二、与黄绍竑为首的浙江省国民党要员会晤,共商团结抗战问题,巩固和发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三、不失时机地进行广泛的抗日宣传,极大地鼓舞了群众的抗战斗志。

周恩来这次视察对浙江军民坚持持久抗战,对巩固和推动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对密切党群关系,对指导浙江党领导全省人民建立敌后抗日根据地,争取抗战的最后胜利,都产生了巨大作用和深远影响。

周恩来来浙经过

周恩来来浙经过

分享到:
0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