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针一线总关情

2016-08-11 信息来源:浙江档案局 浏览次数: 字体:[ ]

我叫蓝延兰,1968年6月出生于景宁畲族自治县鹤溪镇东弄村,我的彩带编织技艺是外婆教的。我外婆是清末有名的彩带编织艺人蓝龙银,她虽然识字很少,却能把彩带工艺与汉字相结合,织造了《皇帝朝纪》字带,带上编织了“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皇帝朝纪、宋元明清、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宣统、福禄寿喜、龙飞凤舞、荣华富贵、金玉满堂”两行字,中间还织有50多个原始文字织纹,共104字,这在当时曾轰动一时。

 

我从小生活在外婆身边,经常看她编织彩带,我也非常喜欢,老是缠着她教我编织,外婆拗不过我,就手把手地教我。彩带对我的诱惑力远远大于外面的世界,我经常一学就是大半天。彩带编织很独特,要采用经纬线,一般纬线用白色,经线则有多种颜色。利用中间的黑经线一层白一层黑(或彩色)挑织成多姿多彩的花纹、图案或文字,边彩线与中彩线之间全白,一般以五双和十三双较普遍,经线多则宽、少则窄,宽的两寸多,窄的不足半寸。在编织花纹时,很容易出错,一出错就白忙活了,必须细心、不厌其烦,慢慢地才能熟练掌握技术。

编织彩带的工艺虽然很独特,但工具只需简单的织带架,甚至只要三条长约20厘米、直径5厘米左右的圆竹竿即可,土话称其为“织带竹”,“牵好经线提好综”,一头挂在门环、柱子、篱笆或树枝上,另一头拴在自己的腰身上,上山放牛或农活休息时都能织带。

 

我熟悉并掌握了一定的编织技巧之后,就开始慢慢钻研,创作出了有代表性的畲族彩带。我把“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等字样织进了五彩斑斓的彩带中,把我的美好心愿融进了方寸之间。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的编织工艺逐渐得到了社会各界的认可。

1984年,为纪念景宁畲族自治县成立,我编织了“浙江景宁畲族自治县”等汉字织纹;1997年,编织出“庆贺香港回归”字样的彩带;1999年11月,我有幸参加了在温州举行的“99浙江·中国民间艺术展”,我悉心编织的畲族彩带《皇帝朝纪》获得特别金奖。

当时,我家里经济不宽裕,我虽然很想去参加展览,可家里拿不出路费和摊位费。县里知道后,就支助了我3000元摊位费,解决了我的后顾之忧。展览当天,我看到有那么多展位、那么多人前来参观,心里十分激动和紧张,我一心想让大家喜欢畲族彩带。可当时设的展位太多了,我这儿一点都不惹人注目,怎么办呢?我就像在家里一样,边唱山歌边编织彩带,一下子把在场的许多参观者吸引转到了我这里。有人说:“这就是畲族的彩带啊,能不能让我试一试怎么织?”有人说:“你的歌声真美啊,真好听!”我随即在现场教大家编织彩带,心里感到特别自豪。

当时在场的很多记者拍摄下了我唱山歌、编彩带的全过程。第二天,很多看了电视转播的观众慕名而来。这次参展,我的彩带作品获得了特别金奖。看着奖杯和荣誉证书,我心里美滋滋的,更令我激动的是,这次参展让畲族彩带走出了畲乡。之后,来自日本、韩国、美国等的客人纷纷慕名到我家购买彩带,并采访我编织彩带的经历。一位在上海纺织大学就读的韩国籍学生五次上门向我求教编织彩带的技艺,日本学者池田一郎专程在我家学习并用日语写了一本怎样编织彩带的书,把彩带文化介绍到了国外。

我的彩带多次作为民族工艺品赠送给外国贵宾。在1999年获奖之后,我又参加了很多展览,获得了很多奖项。2011年,我的作品《彩带王》参加省文化厅举办的浙江省“民间巧女”手工技艺大赛获金奖;2014年,我参加了桐乡举办的“中国梦想·美丽浙江”传统手工艺主题创作展获得了优秀奖;2015年,在畲族三月三节庆活动——畲族彩带技艺大比武中,我受聘为畲族彩带编织专家评委;2015年10月,我参加了第七届中国(浙江)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会,作品《56个民族》获得第七届中国(浙江)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会银奖;2015年12月,我参加了特色小镇——非遗之光2016浙江省非遗电视春晚的展示。《中国特产报》《浙江日报》《浙江画报》《西湖周末》《丽水日报》《温州时报》《畲乡报》等多家新闻媒体报道了我编织彩带的事迹。

 

景宁县委、县政府对彩带编织技艺十分重视。2009年,我成为省级非遗项目畲族彩带编织的传承人,并被确定为浙江省首批“优秀民间文艺人才”。我把“和谐的乡情,感恩的真情,奋进的激情,畲乡人民热烈祝贺中国共产党浙江省第十二次代表大会胜利召开”这43个字织入长1.7米,宽6.5厘米的彩带里,该作品倾注了我对党和政府的深情感恩。我还编织了一条寄寓着民族大团结美好心愿的彩带,将“畲族傣族满族……”等56个民族的字符一一编织进去。

如今,政府将彩带与旅游相结合的做法深受外来游客的喜爱,但由于彩带编织是纯手工的,不能大批生产,以至于供不应求。现在,会编织彩带的年轻人很少,怎样找到一条传承与创新相结合的路子,是我们面临的最大困惑和挑战。

我最大的心愿是发扬光大畲族彩带编织技艺, 2014年在景宁县委、县政府的支持和文化部门的大力帮助下,我成立了畲族彩带传承馆。现在,我正努力教授徒弟编织彩带,也希望越来越多人来学彩带编织,大家齐心协力把畲族彩带编织技艺完整地传承下去。

 摘自《浙江档案》杂志社2015年第十二期

分享到:
0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