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档案文化 > 历史追踪


我的祖父与海宁观潮

2016-09-11 信息来源:浙江档案局 浏览次数: 字体:[ ]

浙江树人大学副研究馆员 高 强

八十三年前,有一本全面介绍海宁旅游的书出版了,书名是“海宁观潮”。这本书的作者是我祖父高伯时先生。

“海宁观潮”简简四字道出了海宁的特色,书本发行后产生了相当好的旅游效应。每到看潮时节沪杭甬等地的游客蜂拥而来,“观潮节数日内,远道者或乘观潮专车,或包汽车,或备汽艇,或雇客船,近者或驾划子,或步行,水陆扰攘,四方云集。河道则从下河北起葫芦潭,经宓家桥而东迄大东门河头,船只拥挤不堪,上河塘之观音桥一带亦然,后至者辄有排挡为难之窘。”海宁顿时热闹起来了,“沿海滨东西三里一带塘上,小贩摊肆尤鳞次栉比”, 海宁西瓜自然最应市了,还有白沙瓜、黄金瓜、凉茶、点心、糕饼等等种类不少。炎夏八月浩

荡的潮水和观潮的人流成为海宁的一大特色。

“海宁观潮”一书分“上、中、下三编共18章,还有一个附编。书中详尽介绍了海宁概况、大潮流经线路、以及沿线各观潮的时间和位置、海宁的风俗、物产,同时也阐述了钱江沿岸的旅游风光、现状、整治工程、历史沿革、相关的故事和典故等等。附编收录了从唐代到清代赞美海宁潮的诗、词、赋30首。全书内容林林总总非常详细,甚至还附有的海宁轮船和沪杭铁路时刻表;乘坐价目表;海宁(盐官)、硖石的旅馆、菜馆一览表等。书中还有当年海宁的风景照片,有几张照片是杭州早年有名的“二我轩”照相馆拍摄的,“二我轩”照相馆因拍摄西湖十景而闻名。此书可谓近代“海宁潮文化”的代表,由于详实地反映了30年代初的海宁,今天也成为研究海宁历史不可缺少的珍贵的资料。此书对发展当今海宁旅游事业也有着深刻的意义。

今天海宁的改革开放就像海宁大潮一样滚滚向前。海宁已发生巨大的变化了,民营经济特别发达,成为全国的皮革、经编、家纺、太阳能、集成灶等产业的基地之一。“海宁观潮”一书为进一步挖掘海宁的经济潜力提供了一个极有价值的参考。

如今海宁观潮已成为海宁每年的特色大事。最近几年每到观潮季节外来游客人数达30万以上,海宁大潮有力地推动着海宁的知名度也推动着海宁的经济发展。

“海宁观潮”一书,已在浙江图书馆、海宁图书馆以及一些大城市的图书馆里馆收藏,国家图书馆已制成缩微文献收藏。

我的祖父高伯时先生是海宁周王庙人,从小喜欢读书,知识渊博。早年毕业于上海神州大学,这所大学是1912年由内阁学务大臣唐景崇和著名教育家唐文治、严复创办的。

高伯时先生是1928年海宁旅沪同乡会发起人之一。20世纪30年代曾任中华书局编辑、国货月报主编。高伯时先生的生平材料已收藏在浙江海宁图书馆《浙江海宁名人资源库》。2016年,海宁市档案局、海宁市史志办公室也刊登了我小伯高翼华撰写的民国往事------追忆父亲高伯时生平文章材料。

我从小生活在祖父母家,我和堂哥一直跟祖父母同住在一起,我8岁时离沪到杭州住父母家。而离沪后每年的寒暑假又都在上海祖父家度过,所以对祖父的生活习惯比较了解。

记得祖父家里有个小书房,里面的书架上放满了各种各样报纸,其中有《人民日报》、《文汇报》、《新民晚报》、《红旗杂志》等,还有很多书籍、随记、摘编、期刊、剪报等等。每当祖父看到好的文章都会将它剪下来,粘贴到他自己装帧的报纸合订本上,天天都是如此,时间长了,便堆积成一本又一本的编上号码的合订本,祖父空闲的时候会经常翻阅看看。对遇到有的书封面坏了,他会用牛皮纸重新装上封面,再用线装订好,在书的底端,用毛笔端端正正地写上书名,查找起来十分方便。读书、看报、抄抄写写、剪剪贴贴是祖父的嗜好。在他晚年的时候,经常能在书房里见到他的身影,一待就是一整天,有时甚至到凌晨一两点书房里还亮着灯光。祖父对于书的痴迷,由此可见一斑。

祖父爱看书,也爱生活。他看书看到高兴之处,会不由自主的哼起小曲,快乐的像一个孩子。祖父习惯晚睡早起,因此睡觉之前是必然要吃一些点心的,经常有一个装食品的盒子备在枕边,十分方便。他喜好整洁干净,睡觉时总将衣服鞋子摆放整齐,起床后一定会将被子折叠好,接着笫一件事就是扫地整理房间,然后进入他的书房,书桌上各种物品摆放得井井有条、就这样开始一天新的生活。他的早饭是简单健康的鸡蛋牛奶,几片面包,偶尔也会喝咖啡。当他看见我和堂哥在读书的时候,会走过来问问最近的学习情况,为我们冲泡几杯他喜欢的咖啡提提神。如果我们饿了的话,他便顺手抓几把美味的零食给我们。当我们晚上熟睡时,祖父经常会来看看我们是否睡得安稳,帮我们掖一掖被角,然后才回房休息,诸如此类,都体现了祖父对我们满满的爱意。我记得祖父还养了一只可爱的小花猫,每一个黑暗的夜里,都是它温顺地陪伴着祖父一道入眠。祖父为人好客、热心。他也经常跟我们说的交人要交心,待客要真诚知礼。在我的印象中,祖父母家是大户人家,亲戚串门多,外地一来人就常住祖父母家几个月,吃饭时常常一桌子人坐得满满的。虽然祖父对我们孙辈非常宠爱,但家教也很严,如吃饭时,他决不允许我们小孩们把喜欢吃的菜放在自己面前,如有对大人、客人不敬言行,必受到我祖父的严厉批评。在我童年的记忆中祖父就是这样一位慈祥而又严格、热爱知识而又深深眷恋着家乡的老人。(浙江树人大学副研究馆员 高 强)

分享到:
0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