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勾画出漆器新人生

2017-05-02 信息来源:浙江档案局 浏览次数: 字体:[ ]

我叫何必阔,1977年6月出生于浙江省温州市苍南县龙港镇林陈村,是苍南何氏夹纻漆器第五代传人、第三批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夹纻漆器”代表性传承人,现任浙江省陶艺塑艺专业委员会委员、浙江省民俗文化促进会会员、浙江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温州市文化产业促进会理事、温州夹纻漆器博物馆馆长。

 

何氏夹纻漆器技术可以追溯到清代光绪初年。我的祖辈何盛瀛从温州市平阳县水头镇亲戚家学回了脱胎夹纻造佛像的技艺,并传给了他的三个儿子。其中,他的小儿子何传坤独具灵性,不仅承传了父艺,还独创了桐油夹纻制胎法,开发了一批仿古漆器。何传坤将一身所学所创传给了儿子何经璧和内亲姜颜生,传承者日众,达数十人之多。那时候,我们何氏夹纻漆器产品大量销往雁荡山、五台山等风景名胜和佛教圣地,深受大家的喜爱。

我家里经济条件一般,但自幼受家族艺术环境的熏陶,从小对漆艺有着特殊的情感。我初中毕业后,主动拜堂哥何必东为师,他是我们何氏夹纻漆器的第四代传人何盛瀛的曾孙。制漆工艺既累人又常常弄上一身油漆,所以学者寥寥,只有我和其他两人坚守着这门手艺。可能是我从小就爱玩泥巴的缘故,在手工方面很容易上手。堂哥告诫我学习手工技艺必须沉下心、不浮躁,做漆器不仅需要刻苦,更需要悟性。师父教的可能只是基本技术,最后能出什么样的艺术效果,还得自己去体会和领悟。由于我勤奋刻苦、钻研好学,技艺尽得堂哥真传,三年后便学成出师,自立门户。

 

随着市场经济的高速发展,漆艺这项繁琐又劳累的手工艺越来越不被人们所重视。眼看传承千年的夹纻漆艺面临绝传的危险,我独力支撑,在熟练运用传统制胎和髹漆技法的基础上,对漆艺进行了大胆改良。首先,我创新了石膏制胎法、塑胶制胎法和分模复合模型制胎法,开发了一批更具工艺特色的新型产品。其次,我研发了多种色漆的调配方法和漆面装饰方法。我喜欢在一件作品上综合运用多种髹漆技法,如盘龙花瓶,就既运用了堆漆、镶嵌、戗金等手法,又采用了彩绘、勾金等手法。在技法的运用上,我十分注重艺术效果,重视产品本身的造型,又博采雕刻、绘画等艺术之长,以形成自己的特色,使作品更加轻巧纤薄、华丽多姿。最后,我致力于开发丰富多样的产品类型。传统夹纻漆器的产品类型较为单一,一般只用于塑造大小佛像和日常生活用品,偏重于实用性,而忽略了工艺性。我们现在开发制作的漆器品种繁多,既有较强的实用性,又有不凡的观赏性。作品不仅有盒、盘、茶具、灯架、文房用具,还有屏风、挂联、插屏、大小花瓶、人物、佛像等等。

 

目前,我开了一个何氏夹纻漆器工作室,何必干和周玉琴都是工作室的成员。何必干是我哥哥,早我三年拜师于堂哥何必东门下,也是第三批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苍南何氏夹纻漆器”的县级法定传承人。现在我们兄弟俩一起合力打造夹纻漆器。周玉琴是我妻子,从2006年结婚后开始接触夹纻漆器。她对漆器也颇有兴趣,婚后一直给我打下手,渐渐爱上了夹纻漆器这项老工艺。她的首件作品《梅》获得了2015年“浙江省陶艺塑艺精品展”银奖。妻子是我的得力助手,她与我哥哥在工作上帮了我不少忙。但是夹纻漆艺的传承与发扬需要更多人的参与,收徒传艺的想法在我心里早已酝酿多年。

我们何氏夹纻漆器的制作方法看似简单,实际操作起来需要熟练的技巧和丰富的经验。完成一件普通作品有时要数月之久,而一个学徒要能独立制作漆器,至少需要三年以上的学习时间。漆艺是一项辛苦劳累的手工艺,有些制作工序是不能开电扇或者空调的,要一切顺其自然。而且生漆有味道,又容易过敏,严重时浑身起泡,奇痒难忍,还不能抓破,一破就出水结疤,每个漆工都得熬过这一关。现在的小年轻,没有多少人能吃得下这种苦。虽然当前漆器的市场价格很高,一般工艺复杂一点、器形大一点的,标价都在数万元,但是制作漆器的成本高、周期慢。从挑选木材、制漆,到制胎、上灰、上漆、打磨、推光等等,前前后后的制作工序通常多达上百道,简单的也要二三十道,回利很慢,一般人不愿意做这个。我们工作室曾打出招徒广告,招收年龄在22周岁以下的、爱好工业美术或者有美术和雕塑基础的青年。我盘算着,为学徒提供免费吃住,另外每月再给他们一些生活费。虽然我这样招徒做的是“亏本”生意,但为了传承漆器艺术,我心甘情愿。

 

迈入新世纪后,在党和国家对文化建设的政策引导以及各级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下,2009年苍南何氏夹纻漆器成功列入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2年成功申报为温州市优秀传统工艺美术保护品种。2009年以来,我们制作的夹纻漆器每年多次组团参加国家级、省级的大型展览活动,作品屡次在由市委宣传部、文化局等组织发起的“温州·重庆文化周”“温州·台湾文化周”等重要活动上展出。目前,我已有十多件漆艺作品荣获国家级、省级奖项,其中《西方三圣》获得“首届中国莆田佛教用品博览会”银奖,《锦上添花吉祥瓶》获“浙江省青年‘非遗’雕塑类作品展”银奖,《异形瓶》获“中国(杭州)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铜奖,《戗金填彩卧龙漆瓶》获“‘非遗’薪传――浙江传统塑艺陶艺精品展”金奖,《远古村落》获“第11届中国工艺美术暨古典家具、收藏品博览会”金奖。此外,我还在省、市级报刊上发表过《漆法技法的发展和运用》《漆器离生活有多远》等论文。

将“夹纻漆器”这项优秀传统工艺推向市场,让更多人了解它、接受它,从而使非物质文化遗产代代相传,这是我的漆器梦。如今,我虽有自己的漆器工作室,还创办了公司,可仍不能满足日益增长的市场需求。为了更好地展示丰富多彩的漆器文化,我打算在家乡建造“苍南县何氏夹纻漆器博物馆”。在我的设想中,“何氏夹纻漆器博物馆”将是一个集研发、艺术交流和人文观光为一体的多功能展示平台。博物馆建成后,可联络相关协会、促进会等社团组织以及文化部门,定期举办漆艺展览等艺术活动。还可以和工艺美术院校合作,列为专科学生的实习基地。这样不仅能培养更多漆艺专业人才,扩大漆器制作者的队伍,而且还能为这些新生力量提供良好的就业机会。

   我国的漆器制作工艺源远流长,已绵延数千年的历史。想要更好地传承并发扬“夹纻漆器”这门民族传统工艺,仅凭一人之力是远远不够的。我之所以筹建“苍南县何氏夹纻漆器博物馆”,也是希望能有更多的人了解并喜欢漆器。我相信该博物馆的建设将会在继承和挖掘温州传统文化艺术资源、保护和弘扬温州的传统工艺等方面,做出应有的贡献。

分享到:
0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