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化龙灯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2018-06-25 信息来源:浙江档案局 浏览次数: 字体:[ ]

我叫杨森芳,1941年4月出生于安吉上舍村,是民间舞蹈化龙灯创始人杨九林的直系后代,化龙灯是我们家族世代传承的技艺,我是第五代传人。在族人的熏陶下,从小就对化龙灯充满了兴趣,后经过师傅杨秀春的教导,逐渐掌握了化龙灯表演的各项技艺。

 

化龙灯最早起源于清代中叶,它最大特点在于“四变”,即在舞动中聚宝盆变龙头、寿桃灯变龙珠、蝙蝠灯变为龙尾、九盏花灯变为龙身,“进门是花灯,出门是龙灯”。化龙灯的“四变”在浙江舞龙队中独一无二,堪称一绝。与一般舞龙不一样,化龙灯多在天井厅堂演出并结合拜门、跨砚、敬笔、赠鞋、送元宝等形式,向村民贺春并为他们祈福。拜门时,遇“读书郎倌”人家,进门要“跨砚”,向读书郎“敬笔”,祝福“读书郎倌”前程似锦;遇新婚人家,则赠送婴儿鞋子一双,意为龙王送子;遇经商人家,则送元宝一只,祝福主人财源广进,主人家向龙头敬红包。化龙灯表演时两人执头牌灯领路,聚宝盆、寿桃灯、蝙蝠灯、九盏花灯由男性表演,十二个村姑手拿花瓶灯,锣鼓伴奏、挨家拜门,进门后走阵势并化成龙形,化龙灯因为变化多端的特点和独特的祈福寓意,深受老百姓欢迎。

 

我出生在化龙灯世家,从小就接触化龙灯。对化龙灯最为清晰的记忆是在我五六岁的时候,那时候我觉得化龙灯外观漂亮,舞动起来气势十足、变化多端,从此就对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所以在平时的生活当中我就多学多看,虽然还未正式学习化龙灯技艺,但已经有了基本的认识,知道了化龙灯大致的制作流程、了解了基本阵法。我15岁时正式参加舞龙队,向大伯杨柳春、杨秀春学习化龙灯表演及制作技艺。我对这门技艺很感兴趣,学习非常认真,牢牢记住各个部位的制作方法以及舞龙阵法,并且勤加练习和实践。在这个过程中,我对化龙灯的技艺有了深刻的掌握,渐渐成为舞龙队的骨干力量,并且能很好地制作化龙灯。

我小时候,逢年过节都会去舞化龙灯,精彩的表演受到老百姓热烈欢迎,每次表演都会吸引很多人前来观看。我们也奔赴外地进行演出,1957年,舞龙队参加“浙江省第二届民间音乐舞蹈观摩大会”,但在这次演出中发生了重大事故,化龙灯道具不小心被烛火点燃,由于龙鳞都是由纸做成的,非常易燃,所有的道具基本都被烧毁,这对化龙灯技艺和舞龙队是一个重大的打击,我们失去了辛苦制作完成的化龙灯,深感沮丧,化龙灯表演自此进入了沉寂阶段。

在1991年,化龙灯引起了县文化部门的重视,由于化龙灯在安吉民间深受欢迎,具有重大历史文化价值,因此县文化部门在人才、资金、政策方面对我们进行扶持,对化龙灯的各项技艺进行了恢复性抢救挖掘,帮助我们重新制作化龙灯。县文化部门专门给我们准备了原材料,还聘请了专业画师来协助我们画化龙灯的图案。由于长时间不制作化龙灯,这一次重新制作,各种细节全靠我们这一批老艺人回忆,遇到不确定的地方还需要反复试验。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各方面的努力下,我们花费了两个月的时间成功制作出了一条新的化龙灯。当年,我们在湖州市首届丝绸文化节上进行文艺演出,凭借精美的制作工艺和精彩的阵法,化龙灯得到了观众的欢迎和认可,还在本次文化节上获得了金奖,这对于我们是巨大的鼓励。自此,化龙灯又开始活跃在各个节日上,在传统的重大节日和运动会开幕中,我们舞龙队都进行了精彩的化龙灯表演。

 

在政府的帮助和龙舞艺术团的努力下,化龙灯从沉寂到恢复活动有了非常大的进步,但是在进一步发展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问题:一是资金困难。由于化龙灯的技艺独特,每一个化龙灯只能使用两到三次,而每年的表演活动众多,制作化龙灯的材料费以及人工费等是一笔不小开支,这对于资金匮乏的龙舞艺术团而言是一个大难题。二是传承出现断层。从事化龙灯表演、研究的大多是老一辈艺人,很少有年轻人愿意参与进来,而参与进来的年轻人也没能够真正掌握化龙灯技艺。伴随老艺人的渐渐老去,化龙灯正面临失传的危险。为了使化龙灯能够长久流传下去,必须吸引年轻人参与进来并尽快培养。三是化龙灯技艺没有书籍记录。化龙灯的传承一直依靠口口相传的方式,没有形成系统的书面材料,这导致学习化龙灯技艺非常困难。

2007年,上舍化龙灯被列入第二批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4年被列入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我作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上舍化龙灯代表性传承人,将化龙灯完整地传承下去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这些年来,我积极推动化龙灯技艺的发展与传承,参加各种活动,耐心教导徒弟。2013年,安吉县成立了县上舍龙舞艺术团,专门负责化龙灯的演出和研究等工作。我相信,在政府的支持下、在社会的帮助下、在我们艺术团的努力下,我们一定能克服重重困难,不断提升艺术水平,为老百姓奉献更多精彩的表演。

 

分享到:
0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