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档案文化 > 历史追踪


吴兴区档案馆“吴兴县第一区农民协会”档案

2018-09-13 信息来源:浙江档案局 浏览次数: 字体:[ ]

叶亚芬/ 湖州市吴兴区档案局

湖州市吴兴区档案馆珍藏了一批有关“吴兴县第一区农民协会”(以下简称农民协会)的档案,这批档案能够帮助我们守护吴兴“红色之源”,并对了解90年前农民协会的组建历史、深挖古村落档案文化资源、进行修史编志具有非常重要的参考价值。

潞村位于湖州城南的7公里处,小村历史悠久,孕育了钱山漾文化,钱山漾被称作“世界丝绸之源”。潞村地理位置独特,它近靠吴兴,位于吴兴去往上海、无锡、苏州、杭州、嘉兴的要道上,西临锡杭运河,北连荻塘(长湖申线),东南壤接长超、和孚。潞村四面临水,村边河港纵横交叉、湖荡密布,水路交通四通八达,主要交通工具是船,进出方便灵活。

潞村历史人文底蕴深厚、人杰地灵,在旧社会是湖州东门外非常有名的古镇,有“36进士”等为人称道的掌故,当地的举人、秀才更是不计其数;这里经济发达,集市繁荣兴旺,人气旺盛;这里对外交流便捷,本地的士、农、工、商常远赴外地或经营或为学,外地人口亦多有流入,因此与外界交流频繁且便捷,堪称湖州东门外的“信息窗口”。

1927年1月1日,国民党中央组织部驻浙江特派员、左派人士王宇椿等在湖州东门外潞村钱山漾边的二里桥召开了国民党吴兴县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推举戚继棠为常务委员、叶小兀等7人为执行委员,正式成立了国民党(左派)吴兴县党部。之后,北伐军占领杭州并进驻吴兴,革命风暴迅速席卷各地。当时,吴兴境内工商界群情激荡,城镇职工纷纷起来成立工会,与资方进行斗争;广大农民也议论革命,并渴望翻身求解放。当时潞村等地的小学教师王慕舟、朱新民等积极组建农民协会,并采取了会员登记制这一工作方式。由于革命风暴来得迅疾,且缺乏革命理论指导,登记时不讲阶级成分、不论田亩多少,凡自愿登记者均算作农民协会会员。

农民协会这个新事物出现后影响迅速扩展,会员登记工作很快从潞村发展到长超、新兴港、思溪等乡村,仅半个月光景登记者就达到三四百人,会员成分有农民、工匠、医生、商人、教员和地方权贵势力。1927年2月,潞村慎氏祠堂成立了“吴兴县第一区农民协会”,下设潞村、长超、东泊三个分会,由9名委员组成,史伯卿(医师)、凌砚生(地主)、慎子雩(商人)三人为执行委员;施百福(地主)、沈仲生(教师)、李泉生(教师)、宋时櫵(商人)、吴鹃影(商人)、慎甫卿(中农)6人为常委。“吴兴县第一区农民协会”是全县最早成立的农民运动组织。

农民协会成立后,南浔、德清等地农民也在北伐军的支持下陆续组建了农民协会。在农民运动的宣传和斗争不断纵深发展影响下,菱湖等地行业工会及其他革命性质的团体不断兴起,如1927年4月6日吴兴县总工会成立,4月8日吴兴县妇女解放委员会成立。一时间,湖州东门外潞村、菱湖地区掀起了前所未有的革命浪潮。

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国民党右派在湖州全面实施“清党”,大肆搜捕中共党员、国民党左派进步人士和工农运动积极分子。在白色恐怖之下,湖州全城戒严,反动派通缉中共党员、国民党(左派)吴兴县党部工人部长蒋仁东,追捕执委叶小兀、施问苍、章庆善等人,并捣毁了吴兴县总工会、解散了工人纠察队。反动派还贴出布告,勒令各业工会、农民协会停止一切活动,违者以“共党”论处。当时,农民协会正在酝酿建立中共地下党组织,因为严峻的形式这一计划夭折。农民协会也还无法经受这种风云突变形势的考验,一些较有声望的领导人四散躲避,几个胆小的会员自行毁掉了农民协会张贴的标语口号。就这样,湖州轰轰烈烈的工农运动被镇压了下去,第一个农民协会自行解体。革命风暴中诞生农民协会虽然极不成熟,但在农民运动史上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吴兴县第一区农民协会”虽然自行解体了,但是代表贫苦农民的革命力量和国民党反动派之间的斗争却没有停止过。

2015年,吴兴区着力打造“红色文化教育基地”。在筹建“吴兴县第一区农民协会纪念馆”时,吴兴区档案局积极配合吴兴区委宣传部,合力推进农民协会史料的征集工作。区档案局通过查阅馆藏档案资料、探访咨询老同志、联系兄弟县区档案馆和党史方志办等多种方式,征集到反映“吴兴县第一区农民协会”相关情况的资料,用于纪念馆展览;同时在监督指导潞村村开展“千村档案”建设的过程中,重点指导纪念馆做好档案管理工作,确保农民协会珍档实体安全有保障。

目前,区档案局对征集到有关农民协会的文字材料、老照片、口述视频等资料进行科学分类和规范归档,并开展档案数字化加工,形成数字档案2.1GB。2017年,区档案局为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80周年,联合区党史办和吴兴县农民协会纪念馆,利用农民协会档案举办爱国主义教育主题展览,通过系列活动,宣传抗日战争胜利的重大意义,宣传吴兴人民在抗日战争中所表现的不怕牺牲、前赴后继、英勇战斗的爱国主义精神。

(信息来源:《浙江档案》杂志2018第4期)






分享到:
0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