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档案文化 > 历史追踪


詹氏墨宝

2018-09-14 信息来源:浙江档案局 浏览次数: 字体:[ ]

江宣之/淳安县档案局

宋孝宗《赐詹骙诗拓及詹骙谢表》

宋代淳安(遂安)郭村詹氏显赫一时,有詹安躬教五子举进士;有詹仪之官至礼部侍郎,以理学显;有詹骙状元及第,官至龙图阁大学士;等等。詹家人在为官为学的经历中,留下了部分文书墨迹,这些资料一直为詹家后人珍视并保存,被历代学者称为“詹氏墨宝”。

詹氏墨宝主要有:宋高宗《敕詹棫、王曮易任牒》卷、宋孝宗《敕詹棫及夫人等书》卷、朱熹等三家六札卷、宋孝宗《授詹仪之文林郎敕牒》卷、宋孝宗《赐詹骙诗拓及詹骙谢表》卷等。

宋高宗《敕詹棫、王曮易任牒》卷。此书卷绫本,纵25厘米,横190厘米。为宋高宗敕詹棫(詹仪之父)、王曮易任的文书,有纪年二:“绍兴十一年(1141)三月四日”“绍兴十一年三月八日”。有高宗构、中书门下平章事桧、参知政事尚、权中书舍人才邵等七人落款。

宋孝宗《敕詹棫及夫人等书》卷。此书卷绫本,纵25厘米,横80厘米。为孝宗敕詹棫为左朝请大夫、敕詹棫夫人为安人。有纪年一:“乾道六年(1170)十一月六日”。

宋孝宗《授詹仪之文林郎敕牒》卷。此书卷绫本,纵25厘米,横166厘米。文林郎,文散官名,属吏部。敕牒中有纪年二:“淳熙十六年(1189)四月十一日”“淳熙十六年四月十四日”。在敕牒和纪年上钤官印多方,残损不可辨识。此卷对研究宋代敕牒制度有一定参考价值。本幅后有明代陈敬宗、俞文恕、任惠、孙复、余思宽等题跋。钤鉴藏印“王非眼福”。

朱熹等三家六札卷。此卷为南宋朱熹、张栻、詹仪之三位学者的信札合卷,其中朱熹信札两通、张栻三通、詹仪之一通。为朱熹、张栻与詹仪之往复答问、阐明学术、针砭世风的信件。据三人信中所署官职推断,信的书写时间当在淳熙六年(1179)。此六通信札后有明、清学者题跋23段。这件文物保存了三位宋代著名学者的论学墨迹,对于研究南宋书法史和学术史具有极重要的史料价值。

宋孝宗《赐詹骙诗拓及詹骙谢表》

宋孝宗《赐詹骙诗拓及詹骙谢表》卷。此卷为拓本(詹骙谢表为墨本),长70厘米,宽20厘米。卷首有明代学者陈登篆书“宋孝宗皇帝赐詹骙诗”。卷后有南京国子监祭酒陈敬宗、南京工部侍郎吴政、南京监察御史范霖、通政使司余可才等48家历代士子学者的题跋。

詹氏墨宝历经800多年的风风雨雨,虽屡经兵燹却保存至今。邑人明代进士余国祯就曾亲历三次险遭遗失的经过,他在《阅詹氏家藏文公真迹纪异》一文中记述如下:“当崇祯季年,邑显宦第四郎者,气豪侠,假是卷阅之岁余,无归意。詹裔国鼎氏纠族辈,所以求之者百计,无效。至甲申五月,丐其狎客一言,忽掷还之。越日而宦至,负刍之祸作百堵,奥藏悉烬焉。詹氏乃大惊异,自是缄益加毖。不意,辛丑秋有以卷闻郡侯者,檄县以征,雷霆之势,虩虩岌岌矣。国鼎则负钻搏颡,哀吁当事,以佚于兵火告,而其事遂徐徐寝。”

詹氏墨宝在清光绪年间以前,一直保存于郭村詹氏家族之中;光绪以后,保存在狮城詹氏(郭村詹氏后裔)家中。千岛湖形成后,狮城詹氏移民到江西省崇仁县,詹氏墨宝也被带到崇仁县。上世纪80年代后期,詹氏墨宝流落海外。90年代中期,中国文物拍卖市场逐渐形成,海外文物渐渐回流,由拍场购得宋高宗《敕詹棫、王曮易任牒》卷、宋孝宗《敕詹棫及夫人等书》卷、宋孝宗《赐詹骙诗拓及詹骙谢表》卷等。2001年,故宫博物院从香港嘉德拍卖公司购得《朱熹等三家六札卷》;2002年,又从北京嘉德拍卖公司购得宋孝宗《授詹仪之文林郎敕牒》卷。现在詹氏墨宝均收藏于故宫博物院。

詹氏墨宝对于研究和考证郭村詹氏家族士子职任、詹仪之与朱熹及张栻的交往、状元詹骙的籍贯故里等,都具有极其重要的参考和历史文献价值。同时,它也保存了历代76家题跋者的书法墨迹和诗文,是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2016年5月,淳安县档案馆与故宫博物院联系,将珍藏在故宫的詹氏墨宝进行复制,把复制件带回县档案馆收藏。2017年10月县档案馆新馆启用,在查阅大厅三楼展出复制件,这在当地引起了关注,此举被誉为淳安档案文化建设中的一件大事。

《朱熹等三家六札卷》

(信息来源:《浙江档案》杂志2018年第1期)

分享到:
0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