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档案文化 > 档案公布


永载史册的女英雄
浙籍革命烈士朱枫的传奇故事
——浙籍革命烈士朱枫的传奇故事

2020-04-28 作者:张 晰 信息来源:浙江省档案馆 浏览次数: 字体:[ ]

坐落在风景秀丽的北京西山国家森林公园内的无名英雄纪念广场是一座不同寻常的广场,系解放军原总政联络部为纪念20世纪50年代为国家统一、人民解放事业牺牲于台湾的大批隐蔽战线无名英雄而建。最为引人注目的是广场矗立着以吴石、朱枫、陈宝仓、聂曦为原型的英雄塑像,4人同时于1950年6月10日在台北“马场町”刑场被枪杀,其中唯一的女性朱枫,系与台湾一海之隔的浙江籍革命女烈士,她的经历颇为传奇,她是党的好女儿,也是浙江人民的骄傲。

出生富商家庭

在浙江宁波镇海中学一个清静优雅的小园内,有一幢粉墙黛瓦的木质二层小楼,现已辟为“朱枫烈士纪念楼”,1905年11月22日,朱枫就出生于这里。父亲朱云水,系镇海舟山一带渔业界的名人,家财万贯。她1926年毕业于宁波竹洲师范,因从小接受良好教育,所以多才多艺,女红写字绘画等样样精通,她还曾经师从于书法大家沙孟海学习书法,能写出一手端秀的小楷,受到了沙大师的称赞。

朱枫的原名叫贻荫,小名桂凤,后来她觉得这个名字太陈旧、太俗套,请沙孟海帮她改名,便取名谌之,字弥明,表示永远光明磊落之意。朱枫的名字是参加革命工作改的化名,字弥明,因为这个名字普通易记。在革命烈士牺牲证上的名字还是朱谌之。

时势造英雄,1937年七七事变,面对中华民族到了最危急的关头,朱枫积极参与举办了义卖、收容难民、传习技艺、救护难民等工作。1938年年初,朱枫与爱人朱晓光由其哥哥朱曦光介绍,一同加入武汉的新知书店,从事革命出版工作,从此便踏上了革命征途。

从事秘密情报工作

新知书店实为党的文化事业,同时也是党联系上海和苏北解放区、山东和浙东根据地及香港和海外的重要联络点,更是党的秘密转运站,在上海、武汉、重庆等大城市都有分店。朱枫在书店任劳任怨,热忱为新四军服务并接受革命教育。她在新知书店创办的“珠江食品厂”主管财务和后勤,还在上海的建华贸易公司、鼎元钱庄工作,全心全意为革命事业理财,利用合法身份和上层社会关系搜集情报,掩护革命同志。1944年10月,上海新知书店混进了汪伪特务,朱枫与多人暴露,被捕入狱。朱枫在日本宪兵的严刑酷打下,咬紧牙关,一问三不知,什么都没说,后经组织营救出狱。1945年春,经受住革命斗争考验的朱枫,经上海地下党情报部批准,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时,她被调离书店系统,到中共华中局在上海的贸易部门和情报部门工作,紧接着该年朱枫又奉命调入香港合众贸易有限公司继续从事财经和秘密交通工作。1949年11月,当她结束香港的工作,正准备赴内地和家人团聚的时候,为了党的对台工作需要,她又二话没说,接受组织委派,赴台湾执行秘密任务。

赴台传递重大情报

那是1949年11月27日,朱枫肩负着组织使命,乘坐“风信子”号客货海轮从香港维多利亚码头启帆抵达台湾基隆港。为了便利开展地下工作,朱枫住在继女阿菊(陈莲芳)的家里。阿菊和丈夫都在台湾警务机关工作,他们曾给在香港工作的朱枫寄了去台湾的“入口证”。朱枫正是凭着这个有利条件,开始了在台湾传递情报的秘密工作。

根据上级要求,朱枫一到台湾便单独和华东局台湾工作委员会书记老郑(蔡孝乾)接上了头。蔡孝乾是参加过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老同志,朱枫对他很信任,向他传达了华东局领导的指示,蔡孝乾向朱枫通报了岛内的紧张形势,国民党四处搜捕地下党和异己分子,我方行动已相当困难,并把掌握的一些绝密情报交给了朱枫。朱枫则叮嘱老郑一切行动谨慎小心,注意保护好自己。

几天后,朱枫又与另外一个关键人物,“国防部参谋次长”吴石中将取得了联系。解放战争时期,吴石经常掩护中共地下工作者,曾为中共地下组织提供了大量的绝密情报,为人民解放军胜利渡江解放上海做出过巨大贡献。他的代号为“密使1号”,在朱枫来台之前,就利用自己的国民党高官身份,能接触到国民党的绝密情报的有利条件,一直在收集绝密军事情报,正等待着组织上派员前来接受情报。朱枫与吴石见面后,转交了华东局高度评价吴石地下工作的信,吴石对此深受鼓舞,他随后从自家书房的秘密保险箱中取出了藏有五个微型胶卷的小圆铁盒,郑重交到朱枫手中。吴石告诉朱枫,小圆铁盒里面有《台湾战区战略防御图》、最新绘制的舟山群岛、大小金门《海防前线阵地兵力、火器配备图》、各防区的《敌我态势图》、《大陆失陷后组织全国性游击武装应变计划》、台湾岛各战略登陆点的地理资料、“国军”现有陆海空的番号代号、各部队的官兵人数等,集中了国防部的最高核心机密。吴石对朱枫说,让她尽最快的速度把情报送回香港,送至大陆。朱枫手捧这密封小铁盒,感觉它有千钧之重,对吴石将军的大智大勇由衷的敬佩,并约定下次见面的时间。三天之后,朱枫在基隆港,将第一批绝密情报通过地下党的交通要道送回了香港和大陆,送到了华东前线司令部和中央军委总参谋部领导的手上。

英勇就义喋血宝岛

时间过得很快,两个多月时间一晃而过,朱枫圆满地完成了来台湾的任务。根据上级指示,她准备返回香港。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正当她准备动身时,1950年2月2日,吴石派副官聂曦上校紧急约见她,带来了中共台湾省工委多处分会已被国民党当局破获、负责人被捕的消息。其中有“老郑”。他扛不住敌人的严刑,不到一周就叛变了,已经供出了大陆派来的秘密交通员朱枫。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朱枫猝不及防,但她迅速镇定了下来,她自从加入共产党的那一刻起,就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她马上给女儿、女婿留下字条,去了阿里山大酒店暂避风头。为了掩护朱枫离开台湾,吴石将军了解到,到香港的空中、海上航线已全部紧急封航,唯独只有一架军用运输机飞往舟山定海机场。于是,吴石将军冒险为朱枫签发了一张《特别通行证》。朱枫凭着这张特别通行证,于1950年2月4日傍晚搭乘运输机离岛赴舟山。但是遗憾的是,到了舟山后,因“老郑”又供出了吴石,并在吴家搜查出了他亲笔签发的《特别通行证》,就这样,受到牵连的吴石、陈宝仓(联勤总部第四兵站总监)、聂曦一并被捕。国民党摸清了朱枫的行踪后,便在舟山展开大追捕,朱枫最终在定海落入了魔掌。

在定海县城监狱里,一个夜晚,朱枫乘看守不备,将随身佩带的金链、锁片,还有金镯等咬碎,将共有二两多重的金子全部和水吞下,决心用死来表达对党和人民的忠诚。不料天亮后,巡查的敌入发觉了朱枫吞金后的身体异常,立即进行救治,还专门调来军机,将朱枫急送到台北荣民总院抢救。朱枫被救活后,国民党保密局根据毛人凤等上峰指令,对朱枫采用了所谓的攻心战术。然而,敌人无论严刑拷打,还是软硬兼施,朱枫始终严守党的机密,宁死不屈,敌人在内部文件中不得不称她“党性坚强,学能优良”。

就这样,1950年6月10日,年仅45岁的女共产党员朱枫,在台湾经历了4个多月国民党的牢狱生活之后,与吴石、陈宝仓、聂曦三人一同被国民党“特别军事法庭”作为“共谍”秘密判处了死刑。临行前朱枫高呼新中国万岁,人民解放军万岁,连中七枪,英勇就义。

2013年12月,在北京西山国家森林公园内落成了占地3000平方米的无名英雄纪念广场,毛泽东主席的题诗:"惊涛拍孤岛,碧波映天晓。虎穴藏忠魂,曙光迎来早",刻在了黑白两色曲线隐喻海峡两岸的巨幅景观墙上,这是对朱枫等一大批隐蔽战线无名英雄的最高褒奖。

(节录于2018年3月30日《中国档案报》)

分享到:
0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