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档案政务 > 省馆动态


浙江省档案馆:「档案故事——话小康」“敢为天下先”的义乌经验!

2020-05-29 信息来源:浙江省档案馆 浏览次数: 字体:[ ]

档案工作是一项重要的基础性工作,经验得以总结,规律得以认识,历史得以延续,各项事业的发展,都离不开档案。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进程中,档案将显得越来越重要。

——习近平

历史无声,档案有痕,

欢迎走进今天的档案故事……


义乌,一座以小商品而闻名全球的城市。从手摇拨浪鼓走街串巷的鸡毛换糖,到货达五洲、商通天下;从商品交易到产业集群;从一不靠海二不沿边的穷乡僻壤到全国经济强县……这一切,都真真切切地发生在义乌这片曾经贫瘠的土地上。


鸡毛换糖

“义乌自古是穷地,人多地少缺粮米,为了解决温饱大问题,鸡毛换糖做生意。改革开放春风起,义乌人赶上了好时期。经商做生意,拨浪鼓摇出了新天地。”这是传统曲艺“义乌道情”里的一段唱词。

义乌人穷,穷在人多地少田又薄。不过,义乌有一种传统特产:红糖。如今,传统红糖制作技艺已经成为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但在从前,红糖是当地人为数不多的商品之一。


从前,为提高粮食产量,农村有鸡毛肥田的习惯。为了收集鸡毛,义乌农民常在冬春农闲季节走村串巷,摇着拨浪鼓“敲糖换毛”;为了多点收益,糖担里还添了些日用小商品。这就是义乌小商品交易的雏形。

▲1977年,从事“鸡毛换糖”的义乌农民

金福根摄

陈和生17岁那年,他和表兄两人正式开始鸡毛换糖——— 一副货郎担,踏上了漫漫换糖路。乡间小路崎岖坎坷,但陈和生走得特别快,他两手扶着扁担稳住重心,差不多以小跑的速度前行。这一走,就走了整整6年,走遍了江西抚州、南昌、井冈山等地。

“每天都要走五六十里路,有时候甚至要走一百多里路。”陈和生说,鸡毛换糖的日子真的很苦,最怕的就是下雪天,路上湿滑,走在泥巴地里一不小心摔倒,箩筐里的纽扣散落一地,从泥巴里把纽扣一颗一颗挑拣出来,带回家还要收拾到半夜。“那些年,每到冬天,我的耳朵和手就长满冻疮,苦不堪言。”陈和生说,“你知道以前的拨浪鼓的木杆为什么有一尺长吗?因为要用来赶野狗,偶尔爬山涉水,还会遇到野猪。木棍长了,可以用来驱赶。”

▲陈和生

“鸡毛换糖也有高兴的时候,就是能换到‘三把毛’。”陈和生说的“三八毛”指的是鸡尾巴上的一把毛,翅膀上的一把毛,脖子上的一把毛,这三个部位的鸡毛又长又密,是做鸡毛掸子的好料子,能卖个好价钱。

陈和生至今还收藏着当年出门换糖的两本许可证。这两本由当时的义乌县工商行政管理局颁发的“临时许可证”分别颁发于1980年和1982年。上面的经营业务写着“小百货敲糖换鸡毛什肥”。陈和生说:“有了这本许可证,我们再也不用被说成是投机倒把了!”

▲临时证


“鸡毛换糖”也成为了义乌这座城市的一种文化,它代表了一种毫厘争取,积少成多、勇于开拓的创新精神,和百折不挠、善于变通、刻苦务实的实干精神。


一场著名的“争吵”

直到改革开放前,义乌依然名不见经传,主城区仅2.8平方公里,“车子喇叭叫一声,好像全城人都能听到。”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来,商品经济在我国一些地方逐步解冻,义乌也不例外。但是为何地处浙江中部的义乌却能创造出全球最大的小商品市场?这就要从38年前一位妇女拦截县委书记的故事说起。

1980年,40岁的冯爱倩在义乌饭店上班,每月的工资仅为18元,丈夫杨兴桂每月也只有20多元,维持家里老少8口人的日子已十分艰难。

为了找点出路,冯爱倩从亲戚朋友处凑了300元,到外地的百货公司批些便宜的纽扣、鞋带、别针等小商品,摆地摊卖。第一天净赚了6元多,她开心极了:“原来辛苦一天也不过9毛钱,摆摊的第3天我就赚了22块钱,在当时就是一笔巨款。”

▲冯爱倩(右)

在义乌小商品市场向顾客推销遮阳帽

“赚了钱,压力和风险随之而来。”冯爱倩说,当时这种经商方式被扣上“投机倒把”的帽子,政府还特地成立打击投机倒把办公室,专门负责堵、拦、没收货物。冯爱倩不堪忍受“打办”人员驱赶罚没,又苦于无处讲理。情急之下,1982年5月的一天傍晚,她在县委门口拦住当年新任县委书记谢高华,责问为什么不允许农民摆摊。

“我们做点小买卖养家糊口,政府为什么要赶我们?”

“你们当官的要体察民情,老百姓生活这么苦,总要给我们一口饭吃!”

也许是太紧张,也许是怨愤压抑得太久,冯爱倩连珠炮般地质问开了,泪水哗哗地流了一脸。

▲谢高华

这场著名的“争吵”持续了1个多小时。谢高华留下了两句承诺:“一是政府理解你,同意你们继续摆摊;二是我会转告有关部门,不会再来赶你们。”接下来,谢高华在县里的大会上宣布,要引导农民进城经商,不是违法的商品不能没收,政府要支持老百姓致富,谁再为难他们就处理谁。

义乌小商品市场的第一步,就是这些倔强的义乌人,从夹缝中“撬”开来的。在此基础上, 1982年8月,义乌县稠城镇整顿市场领导小组下发《关于加强义乌小百货市场管理的通告》,正式开放小商品市场。这成为全国第一份明确认同农民商贩和专业市场合法化的政府文件。

同年底,谢高华提出了对义乌小商品市场发展起关键作用的“四个允许”:允许农民经商、允许从事长途贩运、允许开放城乡市场、允许多渠道竞争。就此,义乌踏上改革的步伐,打开了发展的闸门。


义乌的历代市场

1982年9月5日,政府用水泥板搭起两排简易摊位,让商贩们名正言顺做生意。这便是义乌第一代马路市场——稠城镇湖清门小百货市场。

▲1982年9月,义乌第一代商品市场

稠城镇湖清门小百货市场

1984年,义乌县委和县政府提出一个大胆口号:兴商建县。这一年的12月6日,义乌第二代市场——新马路市场建成,并正式更名为义乌小商品市场。摊主们告别油毡布棚,搬进室内。

▲义务小商品市场

1986年9月,位于城中路的第三代义乌小商品市场建成开业,内设4096个固定摊位和1000余个临时摊位,商品也扩大到服装、围巾、鞋类等。两年后,义乌撤县设市。

随着城中路小商品市场在全国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各地客商如潮水般涌来。1992年11月,义乌首个大型室内市场——篁园市场开业,市场摊位增加到1.5万余个,日用百货、针棉、线带、鞋类、纽扣、眼镜等都已经成为大类商品。

▲从“马路市场”绘出“兴商建县”蓝图

如今的义乌,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进程中行稳致远,几乎关联每一个中国人的生活:家里的哪件物品,说不定就是“made in YiWu”。义乌的小商品背后,是大市场、大改革、大开放、大诚信。

▲如今的义乌国际商贸城


如今的义乌,正在释放无穷活力,祝福义乌!



摘自:浙江省档案馆微信公众号

分享到:
0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