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档案馆:原来白塔公园里的“闸口站”有这样一段往事!

2020-05-09 信息来源:浙江省档案馆 浏览次数: 字体:[ ]

杭州的之江路与老复兴路之间有一个白塔公园,公园内,随处可见各种铁路元素:铁轨、火车、信号灯、龙门吊……这里,曾经是江墅铁路闸口站的堆场。

江墅铁路的火车头

江墅铁路是浙江的第一条铁路。20世纪初,浙江大地曾掀起一场以“保护路权,自办铁路”为主要内容的保路运动。保路运动在以汤寿潜等为代表的浙江绅商的领导下,经过浙江民众的不懈努力,历时6年,最终取得胜利,并集资自办了一条长为150余公里的铁路——苏杭甬铁路沪杭线,江墅铁路就是它的试验段。

如今,已鲜有人记得江墅铁路及其背后的故事。但往事并不如烟,浙江省档案馆馆藏“汤寿潜与浙江保路运动档案”真实地记录了汤寿潜及其领导的浙江保路运动的情况。

浙江省档案馆馆藏汤寿潜档案

浙江省档案馆馆藏“汤寿潜和浙江保路运动档案”是汤寿潜后裔汤梅君(孙女)和汤彦森(孙子)无偿捐赠的。档案涵盖浙江保路运动开展的废约修路、拒款保路、革职保汤、裁撤路局等四个阶段,包括商部奉旨同意浙江绅士筹办浙江全省铁路的照会;苏浙路公司为保护路权致邮传部电;浙江巡抚院关于浙路风潮事的照会;邮传部为浙路公司请求辞退英总工程师事致浙江铁路公司的照会等。它们完整地记录了浙江保路运动的过程,真实再现了汤寿潜带领浙路公司,顶住清政府和外国帝国主义的双重压力,成功捍卫浙路路权的历史原貌,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2002年,“汤寿潜与浙江保路运动档案”入选首批《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


中日甲午战争之后,铁路成为各国列强瓜分和掠夺中国的利器。1898年,清政府与英国签订了《苏杭甬铁路草约》,准备向英方借款筑路,后因英方迟迟未有动作而搁浅;1905年,美国人培次又提出申请要求承办浙赣铁路。面对英美觊觎浙路路权的图谋,1905年7月,以汤寿潜为代表的浙江绅商在上海召开会议,集议成立浙江全省铁路公司,提出自办全浙铁路、废除《苏杭甬铁路草约》。

“汤寿潜与浙江保路运动档案”中一份清光绪三十一年七月二十八日(1905年8月28日)的商部照会及其附件,向人们清晰地展示了浙江保路运动初期浙江绅商创建浙路公司、请求自办铁路的情况及清政府当时所持的态度。

照会及其附件为纸质文书,系墨笔在手工纸上书写而成。两者类似于现代公文中的请示批复件,批复(照会)在前、请示(附件)在后,合为一件。照会尺寸为71cm×26.5cm,外有封套,极富时代特征。

清光绪三十一年七月二十八日(1905年8月28日)浙江绅士筹办全省铁路并请派员总理奏

据照会附件《浙江绅士筹办全省铁路并请派员总理奏》记载,光绪三十一年七月二十八日(1905年8月28日),浙省京官翰林院侍读学士黄绍箕等向朝廷呈文:“近年风气大开,铁路利便,尽人皆知……浙江商埠繁盛倘非及时筹筑铁路,殊不足以自保利权……查有在籍前道衔署两淮盐运使汤寿潜拟公举为铁路总理……刘锦藻拟公举为副总理……”

对于浙江自办铁路的要求,清廷是非常积极和支持的。档案显示,8月28日,商部即奉旨发布照会,“准……浙江绅士筹办全省铁路并请派员办理”,并“奉旨汤寿潜著赏给四品卿衔”。有了朝廷的旨意,汤寿潜领导浙路公司开始投入铁路建设。

清光绪三十一年七月二十八日(1905年8月28日)商部照会



得知浙人奉旨自办铁路,英人强势给清政府施压,要求苏杭甬铁路停工,软弱的清政府作了退让,同意向英方借款,再转借给铁路公司,表面为自建铁路,实质上是将路权抵押给了英国。浙人对此怒不可遏,汤寿潜带领的浙路公司率先成立浙江国民拒款会,浙江11府473位绅民随后奏呈朝廷拒借洋款集股办路,在民间也开展了广泛的集股运动,支持拒款斗争,拒款风潮迅速席卷全省。浙江保路运动由此转入拒款保路阶段。

面对汹涌而来的拒款运动,外务部支电,要求浙路公司尽力疏导,避免拒借英款事态扩大。浙江巡抚院随后进行转发,并答应将“竭力斡旋,不负浙江父老之望”。

清光绪三十三年十月九日(1907年11月14日)浙江巡抚院为浙路风潮事转发外务部电

馆藏中一份形成于光绪三十三年十月九日(1907年11月14日)的档案对此作了详细记载。档案为纸质文书,尺寸为91cm×24.5cm,右边为外务部支电,左边为浙江巡抚院转发的照会。通过档案,我们可以想象当时浙江民众对借款筑路的激烈抗拒,以及拒款风潮形成速度之快、声势之大,以致清政府不敢掉以轻心,不得不进行劝慰安抚。


1908年3月,清廷抛出了一个自认高明的“部借部还”新方案,改苏杭甬铁路为沪杭甬铁路,与英国正式签订借款合同二十四条,议定《沪杭甬铁路存款章程》。根据借款合同,清廷向英借款150万英镑存于邮传部,由邮传部负责借还;在苏浙两省铁路公司下设沪杭甬铁路局;聘用英国工程师主持局事。汤寿潜对此态度坚决,绝不妥协,他坚持不用邮传部拨款,并以浙路公司名义多次上书,要求清廷废约、退款,撤回英国总工程师。

对此,清廷企图以任命汤寿潜云南按察使和江西提学使为诱饵将他调离浙江,但汤寿潜两次均拒不受职。据馆藏清宣统二年七月(1910年8月)邮传部、浙江巡抚院关于不准汤寿潜干预路事分别致浙路公司的照会记载,称汤寿潜“措词诸多荒谬狂悖已极……著即行革职,不准干预路事……”照会言辞激烈,我们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清廷对于汤寿潜如此不识好歹,再三挑战当权者权威的行为是大为光火的,以致最终撕破了脸皮。

清宣统二年七月(1910年8月)浙江巡抚院关于不准汤寿潜干预路事致浙路公司的照会

照会一出,援汤保汤的声音此起彼伏,全省各地迅速形成保汤、援汤热潮,至此,浙江保路运动达到巅峰。



在民众坚持不懈的努力之下,1911年2月,浙路公司会同苏路公司终于成功裁撤沪杭甬铁路局,辞退英国总工程师。不久,清政府与英国议妥,同意废止沪杭甬铁路借款合同,把借款移给开封、徐州铁路使用,浙江保路运动取得了最终胜利。

浙江保路运动的胜利影响深远,意义重大。它极大地鼓舞了四川、湖北和广东等地的民众,使得保路运动迅速席卷全国,各地人民奋起反抗清廷,最终成为点燃辛亥革命的导火索。

1909年8月,沪杭铁路在江苏、浙江交界的枫泾正式全线接轨通车



摘自:浙江省档案馆微信公众号


分享到:
0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