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查看: 3656|回复: 0

历史的警示第39辑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3-1-29 09:13:18 |显示全部楼层

第  39  辑

中共浙江省档案局机关纪律检查委员会编                         2012年10月8日


权力篇

卖官鬻爵贻害百姓

中国封建社会官场上,卖官鬻爵可谓比比皆是。东汉时期,桓帝和灵帝为填补国库空虚,就曾公开卖官售爵,关内候、虎贲、羽林缇骑、营士、五大夫等官职,都明码标价,富有者可交现钱,不富者到任后加倍付款。除了官方公开出售官职,更多的是一些贪鄙官宦凭借手中权力卖官营私。北魏吏部尚书元晖就曾标价售官,“大郡二千匹,次郡一千匹,下郡五百匹,其余授职各有差”。明朝奸相严嵩更是卖官好手,《明史》记载:“吏、兵二部,每选请属二十人,人索数百金。”   

卖官鬻爵,一向为正直之士所憎恨。晋朝司隶校尉刘毅就曾当面指责武帝司马炎,卖官营私等于自毁江山社稷。更为恶劣的是,卖官之风盛行,使老百姓深受其害。汉桓、灵帝时期,由于买官成风,有权力者便大肆搜刮百姓,当时童谣说:“车班班,入河间,河间姹女工数钱,以钱为室金为堂,石上慊慊舂黄梁。梁下有悬鼓,我欲击之丞相怒。”生动地描写了当时人们悲凉的生活和欲告无门的处境。一些人为买官花了不少钱,一旦掌权后便加倍捞取钱财。这样恶性循环下去,受害的还是老百姓。

卖官鬻爵,向来为开明政府所禁绝,它贻害百姓,败坏政德,扼杀人才,毒化社会风气,是腐败堕落的行为。在今天社会主义制度下,用人尊重民意,唯才是举,并要求每个干部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己任。但是,也有个别人巧用手法,偷偷地干起卖官鬻爵的勾当。这无异于以身试法,是绝对不能允许的,理所当然地要予以惩罚。

事业篇

子皮与子产

春秋时期,子皮为郑国上卿,他发现子产很有才干,便毅然将国政委于子产。子产注意在干中学,大胆改革,除旧布新,郑国大兴,表现了他为政的非凡才能,与子皮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在用人上,子产却大逊于子皮。据《春秋左传·襄公六》记载,子皮曾欲提拔一位德才兼备的新人为邑大夫。他认为,年轻人虽未尝治邑,但可在实践中增长才干。子产则极力反对。他说:“学而后入政,未闻以政学者也”。他不懂得,永远不让新人入政,他们就永远不会有学习的机会,也就谈不上学到从政的真本领。正因为如此,子产之后,郑国后继乏人,终于走向衰亡。

检验一个人是否有能力胜任某一工作,最好的办法是让他去实际干。如不让他到这个工作岗位上实际干一番,就怀疑人家经验不足,能力不够,不许“以政学”,是不足取的。事实上,有的人往往就是由于担任了某个职务而发挥出了惊人的能力。在这个问题上,应该少一些求全责备,多一些胆识,多一些鼓励和帮助。

名利篇

张碧崇名不得名

《唐才子传》中记述了一个叫张碧的人。此人原不叫张碧,只因对当朝诗人李白极度崇拜,便改单名为碧,宁人碧(“碧”、“白”谐音,义亦相近)。张碧不但取了个与李白相近的名字,在言行上也一味模仿李白,饮洒吟诗,四海飘荡。这一来,他仿佛觉得自己也成了“诗仙”了。事实上当然不可能,其诗作无法与李白相比。那么张碧是一个毫无才学的人吗?也不是。他曾有《歌行集》二卷传世,在《全唐诗》里也收有他几首诗。可见他并不是一个笨伯,可笑之处就在于他攀附名,而反受其辱。

对名人敬仰、崇拜,是可以理解的。但崇拜名人的正确做法,应当是学习他们对理想的执著追求和刻苦好学、坚韧不拔、忘我奋斗的精神,而不应学些皮毛,更不应企图靠模仿、攀附名人而使自己出名。

正气篇

心正能镇邪

官场行贿受贿,在旧社会可谓不治之症,平民百姓对此恨之入骨。但也有些清正廉洁的官员,自觉拒贿,更不行贿。民族英雄戚继光之父戚景通,就是这样一位一生正直的清官。明正德十五年(1520年),戚景通升任江南漕运把总,押运皇粮,是个肥差。以前,押运官为了自己“方便”,每次运粮入库,总要给管仓官行点贿,否则会受到刁难。有人劝戚景通也照此办理,反正贿金也不要自己掏腰包。戚景通认为,运粮是公务所在,应当公事公办,决不能昧着良心行贿。但不久就遇到麻烦,管仓官拿不到贿金,就向上诬告戚景通账目不清,使其受降级处分。但戚景通依然故我,决不向恶势力低头。他的一个部下很同情他,送他三百两银子,嘱其向掌权者送点,以求恢复官职。戚景通坚决拒绝。他笑着说:“我因为不搞贿赂而获罪,怎能接受这些银子去干昧良心的勾当呢?”也许是戚景通心正能镇邪吧,事情终于被搞清,戚景通官复原职。从此他的清廉之名,更是朝野皆知。

这件事给人以深刻启示。行贿与受贿都是腐败的表现,是一根藤上的两个毒瓜。但在现实生活中,所谓“被迫行贿”的议论时有所闻,好像行贿值得同情似的。这完全是一种歪理。一个堂堂正正的人,办堂堂正正的事,对方索贿,自可拒之,不给办事,据理力争,甚至法庭相见,终可讨得公道。其实,行贿者为什么要行贿,自己心里明白。说穿了,是自己要办的事是不该办的,甚至是见不得人的,至少是要让人家“照顾”、“另眼相待”、“高抬贵手”的,这自然只得由孔方兄来打头阵。出此阴暗心理,行此卑鄙勾当,有什么“被迫”、“无奈”可言!说来也怪,人们对拉关系、走门子、“不给好处不办事”的腐败之风深恶痛绝,但有人往往又用这种手段以求获得某种好处。几百年前的封建官僚戚景通,尚有宁肯自己受贬也决不行贿的勇气,当今的社会主义公民,为何要逆来顺受,在腐败面前低头呢!   

心正能镇邪。遏制行贿受贿,要靠加强思想教育,要靠依法行事。而揭穿“被迫行贿”的歪理,也是一项必须重视的工作。要让人们认识到,行贿的任何“理由”都是不能成立的。要造成一种舆论,行贿同受贿一样,有罪;行贿同受贿一样,可耻。同时,要依法严惩受贿,也要依法严惩行贿。对行贿者以“事出有因”予以宽恕,就是对法律的侮辱,对腐败的纵容。面对索贿,坚决拒之,是公民的责任,是反腐败的实际行动。每个共产党员,都应该有这样的凛然正气,保护这样的正气。

收入不够花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浙江档案网 ( 浙ICP备0524875号 )

GMT+8, 2017-11-19 15:02 , Processed in 0.061198 second(s), 9 queries .

回顶部